宁夏党史教育网头部
今天是
>>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专题 -> 党史学习教育专栏 -> 宁夏党史人物

宁夏革命运动的代表——杜润芝

来源: 时间:2021-02-25

杜润芝.jpg


  杜润芝,原名杜自生,1903年11月3日出生于陕西米脂县城关张米脂沟一个富户之家。1921年杜润芝考入榆林中学,和刘志丹同学。上学期间,他与贫寒同学相处密切,积极参加校内的进步活动。当时,校内的革命活动很活跃,对青年时期的杜润芝影响很大。1924年,杜润芝在校因学生纠纷,被校方责令退学,后经族侄杜斌丞资助到北京大学文科预科部学习。杜斌丞较杜润芝年长,是马列主义在陕北最早的传播人之一,对杜润芝革命思想的形成有重大的影响。

早期革命活动

  1925年秋,杜润芝在北大加入中国共产党,曾被选为陕西旅平学生联合会负责人。1926年“三·一八”惨案中,他带领学生与反动军警英勇搏斗,深受同学敬重。1928年他任中共北平市委领导成员。在白色恐怖中,杜润芝奔走于各大学和门头沟工矿区,恢复和发展遭到敌人破坏的党组织,惩治叛徒,不避风险。

  1930年7月,北平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杜润芝身份暴露。8月,奉中共北方局委派到宁夏开辟党的工作,任宁夏特派员。杜润芝来宁时,途经陕北,经联系,陕北党组织派马汉文、赵子元、高锦尚等共产党员来宁协助他工作。在杜润芝来宁前,陕北特委曾于1929年派张德生来宁考察形势,在宁夏中学同陕北籍教师黄执中等人建立了联系。经黄执中等人介绍,宁中校长徐宗儒陆续聘请了从北大毕业的杜立亭等人来宁中任教,并由杜立亭代理教务主任。杜立亭当时思想进步,倾向革命,和杜润芝是同乡、校友,且都是杜斌丞的学生;通过杜立亭的举荐,杜润芝来到宁中担任伦理课教师,同时秘密开展党的工作。

领导宁中学潮

  宁夏中学是当时省城的最高学府。杜润芝到宁中后,讲课比较生动、活泼,又常常联系实际,抨击时弊,启发学生的思想觉悟,很受学生的欢迎。杜润芝、邬逸民等经常深入到学生中去,在交谈中掌握了学生的思想情况和进步学生中的骨干力量。他们把共青团员孙殿才、李天才和进步学生梁大均等团结在党组织周围,又通过这些同志联系了更多的进步教师和学生,争取和发展了党所依靠的进步力量。

  1930年秋,由于校长徐宗儒发放学生津贴不公,引起大部分师生不满。他们多次向校长提出质问,校方不予解决,反而将带头质问的学生梁大均、杨生连、张韶翎以“违反校规”的罪名挂牌开除。梁大均等不服,气愤地将牌子砸了。在徐宗儒的指使下,以郝文元为首的一些落后学生,同以梁大均为代表的进步力量,先是争执、辩论,进而发展为对骂、斗殴,斗争出现白热化。面对这种局面,杜润芝和其他党员及时分析了形势,认为这一事态的发展根源在于学校的当权者,可以借这个机会,发动学生,将学校的领导权夺到进步分子手中。杜润芝等人经过和进步学生商议后,公开揭露了徐宗儒发放津贴不公、袒护落后学生等错误行径。杜润芝还指示孙殿才、李天才、梁大均等贴出了“驱逐绅士徐宗儒”“拥护杜立亭当校长”的标语。这一行动受到广大师生的支持和响应,最后形成全校罢课。学生们积极组织演讲会,到处张贴标语,吓得徐宗儒不敢到校。宁中学潮使反动当局非常震惊,他们派警察包围了学校,并按徐宗儒提供的名单,抓捕了20多名学潮骨干。宁夏当局大批逮捕学生,更激起进步师生的愤怒。

  为了营救被捕学生,争取斗争的胜利,杜润芝挺身而出,和其他党员一起发动组织各班学生,走上街头游行,高呼口号,张贴“罢免校长徐宗儒”“抗议当局非法逮捕学生”等标语。学潮越闹越大,轰动了整个宁夏城。在社会舆论压迫下,当局被迫答应了学生的要求,免去了徐宗儒的校长职务,同时委任杜立亭为宁中校长,释放了全部被捕学生。学校组织学生到警察局将被捕的学生迎接回校。这次学潮以夺得学校领导权、保护了新生力量、打击了落后势力而获得最后胜利。但也引起当局的怀疑,从此,马鸿宾加强了对杜润芝等人的监视。

开展兵运被捕

  1930年夏秋之际,军阀马仲英趁蒋、冯、阎中原大战之机,从山东泰安马鸿逵部重返宁夏,企图重整旧部,东山再起。马鸿宾对其返宁进行暗中监视,严密防范,但表面上仍授以教导大队长头衔。经人介绍,马仲英和杜润芝、杜立亭建立了私人关系。杜润芝当即抓住时机,利用宁夏驻军的内部矛盾积极开展兵运工作。他通过关系把党员高立仁(原名高锦尚)秘密派往教导大队任教官。又通过高立仁的关系,动员梁大均、杨生连、张韶翎、张振东等20多名青年学生参加了教导大队,目的在于建立一支党控制的武装。同时又派李天才到中卫联络青年学生刘成栋、张曦等10余人和马仲英旧部马谦的部分驻军,随马仲英起事。同年10月间,马鸿宾发现了马仲英和宁中师生结合、准备“谋反”的行动,即准备下手。马仲英闻讯后,急率教导大队逃离银川,到中卫后约了马谦旧部和李天才等一批青年学生,共1000余人奔往河西走廓一带。梁大均、李天才等随队前往。

  马鸿宾通过杜润芝、杜立亭支持宁中学潮并支持马仲英反叛这两件事,认为杜润芝等是共产党,因而加紧了对他们的监视。1930年冬天,国民党宁夏省党部科长龙正威拆查了陕北安边小学教师王鼎三给杜润芝的来信,发现信中有“当今豺狼当道,荆棘遍地,我兄何不效朱、毛快刀斩乱麻手段,扫罄西北”等语。马鸿宾便以“和共产党来往”的罪名,将杜润芝、杜立亭逮捕,并解聘了在宁中任教的陕北教师赵子元、马汉文等。

  随即,宁夏高等法院开庭审讯了杜润芝等人。首席检察官提出公诉,认为王鼎三的信非同一般,是共产党的号召,并说,杜润芝在教学中散布赤色思想,又煽动无知青年闹学潮,实属共党分子。地下党员邬逸民以辩护人的身份质问检察官:“众人意为贤,而汝以为恶,是何居心?”杜润芝面对法庭提问,也泰然处之,侃侃而谈。他利用自己渊博的学识,惊人的记忆力,有理有节地反驳敌人,为自己辩解。敌人不知所云,理屈词穷,当众出丑,不时引起哄堂大笑。在十分难堪的局面中,只好宣布休庭。宁夏当局找不到证据,又加杨虎成将军的高参杜斌丞来电营救,37天后,杜立亭即被释放,杜润芝却仍被关押在狱中。

策划武装暴动

  1931年4月,中共陕北特委派张德生第三次来宁。张德生设法到狱中和杜润芝会面,向他传达了陕北特委的指示,共同研究了宁夏的局势,确定在宁夏开展武装斗争。经杜润芝介绍,张德生与刘梅村建立了联系。在杜润芝的领导下又恢复了党的工作。

  张德生、刘梅村利用杜润芝在宁夏中学已有的工作基础,继续在青年学生中开展工作。这时,马仲英在酒泉失败逃到新疆,梁大均、李天才脱离马部返回宁夏,以师生关系到狱中探望杜润芝。他们一起分析了全国及宁夏的形势后,杜润芝说:“没有武装不能成大事,现在要搞枪杆子。宁夏是经过大革命影响的地区,青年学生和群众觉悟较高。马氏家族盘踞甘宁两省,涂炭人民,不得人心,宁夏人民的反马情绪很高。当前就是要组织发动群众,利用地方势力派、杂牌军同马家统治的矛盾,策动起义,拉出一支队伍来。”并确定李天才回家乡中宁县策动地方驻军起义,梁大均负责做马鸿宾部队和其他杂牌军的策反工作,待机组织武装暴动,建立革命政权。

  在杜润芝和张德生的领导下,梁大均在银川首先联络了原宁夏中学参加过学潮的李广成、李振邦、张琪、杜学义等一批学友。他们秘密成立了“宁夏救国军总指挥部”,以杜培英(暗指杜润芝)为总司令,刻制了印章,印制了委任状,拟定了各路官职的军衔。他们经常在梁大均的组织下,聚集在学校门前的文庙里议事。在一次聚会时,大家买了一只鸡,边吃边议事,最后只剩下鸡头,大家提议让梁大均吃了当头,有人还打趣地说:“咱们就是‘鸡头会’”。后来,有人告密,说他们是“鸡头会造反”。他们在银川城里联络了修械所里的工人,在银北联络了地方武装梁韶武,还联络了驻扎在银川东郊掌政桥的一个骑兵连和驻扎在银川小南门的一个排,并决定在小南门发起暴动,控制银川。他们又到金积、灵武联络了驻军军官朱榜科。有强烈爱国意识的朱榜科,坚决支持反马暴动。梁大均以代总司令任命朱榜科为旅长,负责金积、灵武两地,密切配合银川“小南门兵变”。

  李天才按照杜润芝的指示回到中宁,联络了宁安堡驻军特务营机枪连连长孙天才。他俩是同乡、同学。孙天才是原中卫县护路队中队长。1931年,马鸿宾为扩充实力,把护路队编入了他们的正规军。孙天才为人正直,有胆有识,枪法也好,群众威信高,但因受马家军官排挤,极为忿懑。李天才和他联系,他很高兴,两人相谈十分投机。孙天才答应时机成熟时,脱离马部,另谋出路。随后,李天才又找到原西路护路大队长张自箴。张自箴在大革命时期是恩和高小的校长,曾发动师生开展反帝反封建宣传活动。他的学生张子华、孙殿才于1930年在北平加入中国共产党,常给他来信。1931年后,马鸿宾将张自箴所率的护路队编为正规军,并拟授以营长职务。张自箴同情革命,认为宁夏人民长期受马家封建势力的压迫,马家军既有回汉隔阂,又无发展前途,因此,他不愿为马家效力,没有接受营长职务,称病在家休养。李天才与张自箴进行了多次交谈,他表示完全支持反马兵暴。李天才返回宁夏,将情况向仍在狱中的杜润芝汇报后,杜润芝授予张自箴旅长之职。

  1931年1月,马鸿宾被任命为甘肃省政府委员并代理甘肃省政府主席。冯玉祥利用甘肃省各派势力的矛盾,策动他的旧部雷中田倒马,在兰州扣押了马鸿宾。为了解救马鸿宾,马鸿宾主力新编第七师由冶成章率领开往甘肃。于是,甘肃形势骤然紧张起来,而宁夏防务却一时空虚。在狱中的杜润芝得知这一情况后,认为应该利用这一时机,抓紧组织宁夏武装暴动。经过几个月的紧张准备工作,在银川、银北、灵武、中宁等地联系了马部中的一些官兵,并组织发动了一批青年学生和群众。在这个基础上,杜润芝等以“抗日救国西北军”的名义,正式颁布了旅、团两级委任状,并计划在12月23日夜举行暴动。宁安堡是宁夏川区的门户,历来是兵家重地。杜润芝等决定,这次兵暴首先从宁安堡驻军孙天才所在的特务营开始。李天才接受任务后,秘密来到宁安堡,住在特务营孙天才的机枪连内,秘密和外线张自箴联系,约定了起事时间,制定了行动计划。

  12月23日夜二更时分,李天才、孙进朝、万连举等在中 宁县南河桥外集合了恩和、鸣沙、长滩等处来的壮勇100多人,作了简要动员后,迅速摸进特务营夺取枪支。但因内线人员、一连连长梁生海记错约定日期,误认为杂牌军闯入,持枪阻拦,一连一排长首先惊醒,开枪打死了首先摸进连部的长滩壮勇李绪娃。枪声惊动了营长杨寿堂,他立即组织警戒和抵抗,将入营队伍打退,李天才、孙天才、孙进朝等人被抓。李天才被押送到银川,关在宁夏监狱;孙天才被押在营部,后降为排长;孙进朝受尽酷刑,死于特务营。

  李天才等宁安堡发动的兵变失败后,梁大均等人决定在银川再次发动兵变。由于他们的行动被反动学生告密,当梁大均派李振邦等人按约定计划到掌政桥取枪和联系起义部队时,敌人已把这个连的枪支收缴,并将有关人员看管起来。此时银川城四门关闭,满城捉拿“鸡头会”造反人员。李玉柱、王子仁、梁韶武、石万寿等人被捕入狱。梁大均、杜学义从小南门化装出城。预定的“小南门兵变”也告失败。

组织靖远兵暴

  因国民党宁夏当局未查出杜润芝领导策划宁夏武装起义的证据,所以在查处此案时杜润芝未受到牵涉。1932年初,马鸿宾获释由兰州返回宁夏,李天才等人被宽释出狱。同年4月,杜润芝经杜斌丞、焦义堂等营救,获释出狱,应谢子长的邀请,赴甘肃靖远县王子元部组织兵暴,和李天才一同离宁前往。不久,杜润芝介绍李天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8月,杜润芝、李天才在兰州搞到一批武器弹药,用羊皮筏子从黄河运到靖远县内,和孙作宾、王儒林会合,按照陕西省委的指示,在靖远水泉乡打起红旗,组成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谢子长、张东皎分别任正副指挥,杜润芝先任参谋长,后任政委兼参谋长,转战于靖远、海原一带。由于他们打游击战的经验不多,策略不当,死打硬拼,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队伍最后被打光,张东皎不幸牺牲,兵暴遭到失败。杜润芝、谢子长、孙作宾离开甘肃前往陕西省委汇报请示工作。之后,杜润芝担任了中共陕西省委委员、军事部长。不久,受到执行“左”倾路线的陕西省委书记杜衡(后叛变革命)的排斥,被撤消了军事部长职务,派去巡视在陕南坚持革命斗争的红二十九军。

壮烈牺牲马儿岩

  1933年4月1日,混进红二十九军内部的反动“神团”头子张正万等人,趁该军大部分兵力赴外线作战之际,与内外敌人相勾结,对驻在西乡县马儿岩的红二十九军军部发动了突然袭击。在短短的三四天内,马儿岩根据地和军首脑机关悉数被破坏。军长陈浅伦、政委李良等35名指战员不幸遇难。当时,陈浅伦正在军部准备举行主要干部会议,与会同志尚未到齐,听到叛军己来袭击,立即组织军部人员分成两路突围。因敌众我寡,杜润芝等同志不幸被俘,于4日下午,在汪家坪被残酷杀害。杜润芝就义前,大义凛然,痛斥叛匪的无耻行径。年仅30岁。

  杜润芝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英勇地献身了。他虽然不是宁夏人,也没有牺牲在宁夏,但他的名字以及他在宁夏的革命活动将永远铭刻在宁夏人民心中。

宁夏党史教育网尾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