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党史教育网头部
今天是
>>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专题 -> 党史学习教育专栏 -> 宁夏党史人物

韩练成:充满传奇的“隐形将军”

来源: 时间:2021-02-25

韩练成.jpg

  韩练成,1925年参加西北军。历任国民军联军排长、连长,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营长、团长。参加过北伐战争,后任国民党军第七十二师参谋长,独立第十一旅旅长,第一七〇师副师长、师长,第十六集团军副总司令兼参谋长,国防部研究院研究员,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高级参谋,第四十六军副军长兼师长、军长,海南岛防卫司令官,被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授予少将军衔。1948年脱离国民党军队,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任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训练总监部科学和条令部副部长,军事科学院战史研究部部长,甘肃省副省长。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他是第一、二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一、三、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少年立志保家国,北伐建功扬威名。

  1925年1月,韩练成借甘肃省立第二中学毕业生韩圭璋的文凭,冒“韩圭璋”之名考入西北陆军第七师军官教导队。1926年9月,韩练成所在的陆军第七师被编为国民军联军第四军,联军第四军政治处处长、共产党人刘志丹,总政治部副部长、共产党人刘伯坚都曾与韩练成单独谈话,对其早期的爱国思想有较大影响。韩练成还没来得及加入共产党就和党的组织断了联系,并被国民党扣上了“红帽子”,被指为“共产党潜伏分子”,但在冯玉祥的保护下,韩练成很快脱困。豫东、鲁西鏖战,韩练成屡建战功,升任五十九团团长。在此后的多次军阀混战、护国讨蒋以及中原大战中,韩练成因其出色的军事指挥才能,被各路军阀器重笼络。

  1930年5月,蒋介石、冯玉祥主力鏖战豫东,蒋介石被困在归德(今商丘)火车站的“总司令列车行营”,韩练成亲率主力驰援解围,蒋介石十分高兴,当即为其下了一道手令:“六十四师独立团团长韩圭璋,见危受命,忠勇可嘉,特许军校三期毕业,列入学籍,内部通令知晓。”韩练成由此名声大噪。尽管韩练成的地位在国民党军中起伏不定,但仍得到蒋介石等的青睐,先后到南京就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政训研究班”,任江苏省保安干部训练团主任、江苏省保安处副处长、独立十一旅旅长、镇江警备司令等职。

  1935年春,韩练成晋升为少将。后经蒋介石特批,韩练成进入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三期,系统学习现代战争理论,参加庐山军官训练团集训,担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的高级参谋。弃暗投明追真理,“隐形将军”创传奇。卢沟桥事变爆发后,韩练成陪同白崇禧会晤到南京参加国民政府最高国防会议的周恩来、叶剑英等。就是这一次短暂的接触,成为改变韩练成一生的起点。

  1942年5月,韩练成由第十六集团军参谋长调入国防研究院第一期做研究员,逐步形成了多军兵种合成作战、军训、军制等国防战略层面上的思维体系。在潜心研修中,韩练成不仅撰写了《动员学》《论国防教育》等论文,也看透了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荒谬,更看到了中国共产党坚持抗战的民族大义和为国为民的博大情怀。此后,韩练成委托无党派人士周士观通过其女婿、中共地下党员于伶,安排了他与周恩来的第一次单独会面。当他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时,周恩来建议他当务之急是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为抗日救国出力。从此,韩练成确定了与党的关系,开始了在周恩来直接领导下的秘密工作,是“党外的布尔什维克”,成为我党隐藏在国民党高层的一把锐利“匕首”。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想搞独裁,发动内战,派韩练成出任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军长,进攻山东解放区。由于第四十六军属李宗仁、白崇禧的桂系,该军完成整编后,随即被派到海南岛接受日军投降。这时韩练成想与我琼崖纵队联系,因琼崖纵队与党中央没有建立电台联系,韩练成的尝试没有成功。

  1946年6月内战爆发后,四十六军从青岛上岸调往山东,配合国民党其他部队南北夹攻山东解放区。正是韩练成给中央的电报,促成了华野舒同、杨斯德一同前往四十六军,达成五条协议。1947年1月28日,韩练成到徐州参加蒋介石、陈诚召开的军事会议,回来后马上把国民党进行鲁南作战、全歼临沂我军的方案这一重要情报通过解魁传到临沂的华野。1947年2月1日,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副司令李仙洲下达了占领新泰、莱芜的命令。韩练成马上把这一情报告诉杨斯德,要他立即报告华野,华野迅速制订了在莱芜一带打一仗的作战方案。从1947年2月20日开始,解放军仅用3天时间就把盘踞在莱芜的5万多国民党军队歼灭。第二绥靖区副司令长官李仙洲万万没有想到,正是采纳了韩练成“推迟一天再突围”的建议,自己才被华野牢牢地装在口袋里活捉了。莱芜战役的胜利,韩练成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莱芜战役结束后,韩练成不仅见到了仰慕已久的陈毅和粟裕,还主动申请,经过中央批准,再入虎穴,从青岛转道上海,然后到达南京。第二天面见蒋介石,韩练成把自己早已编好的故事向蒋介石作了汇报,得到了蒋介石的赞扬。蒋介石委任他担任了第八绥靖区副司令兼四十六军军长(因国民党经费紧张,四十六军未组建成),后担任高级侍从参谋。1949年年初,韩练成担任甘肃省保安司令,到任后的第二天,南京国民政府的拘捕令就到了省政府主席张治中的手里,原来在他离开南京的当天,特务就破译了他和我军联系的密码。张治中秘送韩练成前往香港。韩练成后经东北到达解放区,回归党组织的怀抱。

  20世纪80年代,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的故事片《将军从战场归来》正是根据韩练成的这段传奇改编的。在当时,韩练成是与熊向晖、郭汝瑰、钱壮飞齐名的深入龙潭虎穴的四大传奇将军之一,只有周恩来、董必武等中共高层个别领导才知晓其人。后来,蒋经国曾称韩练成为“总统身边隐藏时间最长、最隐秘的隐形将军”。居功至伟调更低,淡泊名利风格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凡国民党将领起义有功者,按照国家规定,都以黄金予以奖励。因韩练成将军的特殊身份,仍给他发了领取通知。当韩练成拿到领取黄金的通知书后,说:“我不是起义将领,而是没有办理手续的共产党员。”他直接写报告将这笔黄金一次性移交为党费。

  1955年9月,人民解放军开始实行军衔制度。按照韩练成的特殊经历和条件,包括对人民解放事业的贡献,如果按起义的国民党军长对待,韩练成可以授上将军衔,军委拟参照起义军长待遇授予他上将军衔。但按照1950年入党时职务和1952年所定级别,韩练成将被授予中将军衔。为此,在授衔之前,周恩来总理还征求过他的意见。他对周总理明确表态:“新中国成立,和平建国,我就该解甲身退了,还争什么上将、中将?我是什么起义将领?再说,我干革命从来就不是为着功名利禄。中将,已是政府给我的最高荣誉了。”韩练成坚持按照自己的入党时间、职务和级别,接受了中将军衔,而没有接受起义将领的上将军衔待遇。周总理对此非常赞赏,经常讲:“韩练成要党员不要上将。”周总理一句话涵盖了两个层面的内容——党员和上将。韩练成是被组织认可的共产党员,也是有资格的上将。同时,由于韩练成在秘密战线上为人民解放事业所作出的特殊贡献,他又荣获一枚一级解放勋章。1955年9月27日下午,韩练成在北京中南海参加隆重的授衔仪式,接受周恩来总理颁发的授衔命令状和勋章。韩练成对自己曾经轰轰烈烈的经历一直保持低调,从不居功,也不炫耀。

  1983年,在解放军总医院住院期间,韩练成以录音的形式留下了遗言:“我死后,用韩练成与“岁寒三友”最简单、最节约的办法处理丧事……作为共产党员,几十年来,不论是在党外的时候,还是入党以后,党要我做的事,全都做到了,这一生毫无遗憾,可以安详地闭上眼睛。我生前没有个人打算,死后也没有放心不下的事情。唯一的愿望是,祝愿我们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各族人民团结、幸福……”

  1984年2月27日,韩练成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75岁。戎马一生的隐形将军韩练成,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共产党员的初心,用自己的传奇昭示了共产党人的使命——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


宁夏党史教育网尾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