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党史教育网头部
今天是
>>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党史研究 -> 资政研究

从“六盘山高峰” 到“六盘山精神高峰”

来源: 时间:2015-09-26

  从“六盘山高峰” 到“六盘山精神高峰”——试论六盘山精神产生的历渊源与内涵
   六盘山地处宁夏南部,位于西安、银川、兰州三省会城市所形成的三角地带中心。主峰在宁夏固原、隆德两县境内,海拨2942米。山体大致为南北走向,长约240公里,是陕北黄土高原和陇西黄土高原的界山,也是渭河与泾河的分水岭,曲折险峻,气势磅礴。古代盘道六重始达山顶,故名。百度一下“六盘山”词条,发现相关网页约490,000个,以“六盘山”直接命名或者嵌有该词条的文化、经济实体多得不胜枚举。这足以说明六盘山在人们心中已经不仅仅是一座山的自然存在,而成为一种精神信仰的寄托。几千年的历史人文熏陶,特别是1935年10月红军长征登上六盘山和毛泽东的不朽词作《清平乐·六盘山》(最初叫《长征谣》)创作后的七十多个春秋里,在人们心目中,已经完成了从“六盘山高峰”到“六盘山精神高峰”的嬗变。

  一、六盘山作为一座大山本身在人们心中享有崇高地位,使六盘山成为某种精神象征的最佳载体
   “峰高华岳三千丈,险居秦关百二重”的六盘山彰显崇高之美,赐给我们以无限的力量。这里山势累积,主峰高耸,形体厚重,云海苍茫、草木葱茏,古道艰险,鹰搏长空。身临其境,你能感受到它们具有一种压倒一切的强大力量,有一种不可阻遏的强劲气势。这种形式上的粗犷、激荡、刚健、雄伟、有力的特征,给人以惊心动魄的审美感受。六盘山的景观又兼有江南水乡之秀,流露出万般柔情,生动地阐释着美学领域的优美。清晨林静山幽,烟岚漫漫;傍晚山色空濛,霞光依依。春来风和日丽,百花盛开,莺歌燕舞;夏时浓荫婆娑,绿荫如盖,凉爽宜人;秋时天高云淡,层林尽染,斑斓可爱;冬时银装素裹,大山若睡。目睹这些景致,又给人以和谐、安静、柔和、平静、轻快、细腻的审美享受。
   自然美是人类社会实践的产物。六盘山主要是作为崇高的形象傲然盘踞在人们审美视野里的。崇高是一种庄严,宏伟的美,是一种以力量和气势取胜的美,是一种显示主体实践严重斗争和动人心魄的美。可以说,六盘山的崇高形象是随着人们探索、征服它的脚步而逐渐清晰地显影出来的,每一滴为它付出的血汗都是它崇高形象的显影剂。“六盘鸟道”的开辟,就是六盘山作为一种自然的崇高而亲近人类的审美视野的开始。崇高和优美都是人们的审美对象,但崇高对于提高人们的精神境界,鼓舞人们在实践斗争中的信心和勇气,具有更为重要的意义。杜甫曾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夙愿;诗人汪国真有“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的信心;孔子有“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感慨;著名国画大师张大千友人有“山到高处人为峰”的毅力和乐观;伟人毛泽东面对“莽昆仑”,则滋生出“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的霸气。随着人们实践活动的密切,六盘山也因为其雄伟的气势,使之成为某种精神象征的最佳载体。
  二、六盘山悠久的人文历史让人追溯不尽,为六盘山成为某种精神象征积蓄了必要的营养和能量
   1.六盘山脉(古陇山、鸡头山)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是“人文始祖”的诞生地。六盘山地区流传着大量的古史神话传说,六盘山脉是华夏民族始祖伏羲和女娲的故里。伏羲所领导的部落联盟以龙为图腾,因此所谓陇山,实际上是“龙山”的传音。因为伏羲是龙部落的首领,所以华夏民族便称自己是“龙的传人”。《山海经·海内东经》注说:“大迹在雷泽,华胥氏履之,生伏羲”。《春秋世谱》中有“华胥生男名伏羲,生女名女娲”的记载。追根溯源,华夏族人的始祖母原来是华胥,所以“龙的传人”便又都称自己是“华人”,意即华胥娘娘的子孙。在文字没有出现前,这些口传历史是可信的。前面提到的“雷泽”就是朝那湫,2007年11月发现的一块石碑残片已经证实与长江、黄河、汉水并列的四大名川之一的朝那湫,就是彭阳县古城镇海口村附近的东海子。2004年,在距东海子两公里的沟渠处,出土了一棵高7.2米,地面周长2.3米的距今约7000余年的松科古木。说明距今约四五千年至七八千年之间的新石器晚期,古代朝那湫周围曾被整片或零星的寒温性针叶林为主的森林草原所覆盖,适合畜牧业的发展。华胥部落在此游牧并孕育了伏羲、女娲。她和子女伏羲、女娲及其后裔,共同创造了灿烂的华胥文化。
   2. 作为军事要塞,古代帝王将相多有涉足,六盘山因此是一座经历了历史风云、积淀了历史文化的山脉。人文初祖轩辕黄帝毕生“披山通道,未尝宁居”,曾“西至崆峒,登鸡头”;西周宣王曾“料民于大原”;千古一帝秦始皇“巡游陇西、北地,出鸡头山,过回中”;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在固原首次设置安定郡治,并数次度陇山,出萧关,行幸安定,巡视边防;东汉光武帝刘秀率大军“数道上陇”,亲征隗嚣,会西北五路诸侯于“高平第一城”;北周宇文泰更是久住原州城;唐太宗李世民、肃宗李亨也曾登上六盘山,欣赏这里的青山秀水并设立了“原州六关”之一的“六盘关”;唐名将尉迟敬德曾坐镇原州,击败进犯原州的突厥兵万余骑;西夏王朝长期占据天都山,在西海固地区与北宋官军进行过三川、好水川、定川等重大战役;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当年领兵西越六盘山,攻破德顺州,并避暑而殒落于六盘山,宪宗蒙哥、元世祖忽必烈也屯兵驻跸六盘山,并在开城修建了规模宏大的安西王府;明太祖朱元璋派大将徐达西征,克隆德,越六盘,破开城,出三关口,南下平凉;清代民族英雄林则徐被发配新疆时,曾跋涉六盘鸟道,留下了悲壮诗篇,著名将领左宗棠镇压陕甘宁回族起义时曾在瓦亭驻扎,而且在他经过的地方都栽下了柳树,这些历经百年的柳树被后人称为“左公柳”受到了保护。这都是六盘山作为丝绸之路的咽喉要塞和重要地位的体现。六盘山下的战国秦长城和萧关故址及其它众多的历史遗迹,见证了几千年来中原农耕文化和北方游牧文化的碰撞与融合。
  三、红军翻越六盘山及《清平乐·六盘山》的创作,促使六盘山精神形象化、具体化
   1935年10月,毛泽东率领的红一方面军长途翻越六盘山,打开了通往陕北革命根据地的最后通道。毛泽东登上六盘山,临风寄景,气贯长虹,遥想红军走过的艰难里程,展望革命的未来前途,即兴写下了气壮山河的光辉词章,《清平乐·六盘山》使六盘山扬名海内外。
   红军长征是中国革命史上的重大事件,经历了坚苦卓绝的斗争才获得了成功,在生死攸关的时刻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整个中国革命,并为中国革命积累了及其宝贵的经验,形成了伟大的长征精神。在和平建设年代,长征精神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现在我们常用“迈开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来比喻一切伟大事业的开端,并激励人们鼓足干劲、迎难而上、戒骄戒躁、坚强不屈、持之以恒地完成任务。而红军翻越六盘山,属于长征中的一站,但这一站有其特别之处。其一是发生在打了几次胜仗之后,整个军心振奋,斗志昂扬;其二是处于长征胜利在望之际,在巍巍六盘山之上,已经看到了黎明的曙光在频频闪现;其三是六盘山独特的自然人文风貌,引人入胜,追溯不尽。基于这些外因,更加激发了毛泽东的创作灵感和诗人才华,于是《清平乐·六盘山》一气呵成,横空出世,成为千古绝唱。可以说,红军长征翻越六盘山的伟大历史事件和《清平乐·六盘山》雄浑诗词的创作,这一特殊的人类实践活动与六盘山传统的自然人文风貌一拍即合,相得益彰,使六盘山由一种自然美的对象而升华成一种精神的象征。
  四、六盘山精神的内涵及其实质
   那么,六盘山精神应该怎么定位呢?鉴于前面的论述,我们应该把红军长征和《清平乐·六盘山》的创作这一伟大事件放在六盘山本身在人们心中享有崇高地位和其特有的人文历史风貌上去思考。可以概括为:“志存高远(志向),奋斗不息(毅力),自信乐观(态度),勇于探索(策略和方法),构建和谐(目标)。”六盘山精神的内涵是一个完整的有机体,不可割裂。
   志存高远——人生需要树立远大的志向,有了志向,就有了前进的方向。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正是树立了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才能在坚苦卓绝的环境下保持坚定的革命信念和崇高的革命热忱,才能在历经28年的革命生涯中解救亿万民众于水深火热之中。红军长征途中登上最后一座山——六盘山后,毛泽东就已经看到了革命胜利的曙光在眼前闪现,从而发出了“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千古浩叹。这“长城”就是一种远大志向的象征。
   奋斗不息——有了远大的志向后,如果不去努力奋斗,那再远大的志向也就成了肥皂泡。唯有矢志不渝的奋斗,唯有辛勤的汗水才能催生成功的花朵。“屈指行程”虽已“二万”,但“长城”还没有到,就“非好汉”,所以需要继续努力,开弓就没有回头箭,为心中的“长城”奋斗不息,至死不悔。
   自信乐观——在奋斗的征程上,难免遇到挫折和困难,为此,需要自信乐观的心态处之。在前有堵截,后有追击,上有敌机轰炸的长征途中,毛泽东在巍巍六盘山上仍然能登高望远,镇定自若地吟唱“天高云淡”,是何等的乐观和自信!何况“长缨”已经“在手”,“缚住苍龙”只是迟早的事情了。在这等自信面前,再大的困难也只是“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了。
   勇于探索——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不努力研究新的情况,不去探索新的办法,就难以解决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这一问其实不仅仅是针对时间发问,这里的时间其实是一个很表象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对策略和方法的研究和探索。因为当时国际国内形势非常复杂,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从这一问到全国的解放,是整整14年的时间。这14年其实就是一个在不断的探索中而一步步夺取革命胜利果实的过程。
   构建和谐——“六盘鸟道”的开辟,是人们征服六盘山的开始;唐代曾在这里设置六盘关,宋代时,人行道变成了骑道。金、元时期,“六盘山水洛之路”即车道的开辟,是人类征服自然的一次不小的胜利。到了元代,六盘山已是东西交通的重要通道。特别是上世纪末,六盘山公路隧道的建成,消除了“欧亚大陆桥”上的一个梗阻点,也把六盘山的旅游事业提上了一个新的日程。从古到今,一步步实现着人与自然的和谐。到近代,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三座大山压在中国人民的头上,社会动荡,生灵涂炭,为了实现社会的和谐,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进行了前仆后继的斗争,终于实现了社会的安定和谐。可以说,艰苦的长征和《清平乐·六盘山》的词作成为这个和谐曲里的一个高亢而有力的音符。
   六盘山精神是长征精神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也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体现,其实质就是“不到长城非好汉”的精神。进一步可以说,六盘山精神就是“不到长城非好汉”的精神,“不到长城非好汉”的精神就是六盘山精神,二者可以互相指代。
  五、六盘山精神的传承和弘扬
   红旗漫卷,六盘山精神不老。在革命战争年代,它激励六盘山儿女为祖国的解放事业呼号奔走,出生入死;在和平建设时期,更是成为人们建设祖国、造福桑梓的无限力量源泉。1961年9月,应宁夏人民之请,毛泽东以大手笔书写长卷相赠,激励宁夏人民以“不到长城非好汉”的精神建设宁夏。现在六盘山下的和尚铺还树有伟人手书的全词石碑,以昭示后人,激励来者。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50周年,1985年在红军当年走过的六盘山山顶上修建了“六盘山红军长征纪念亭”,由胡耀邦题词。1996年在纪念红军三大主力在六盘山西麓的将台堡会师60周年时,中央决定修建了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纪念碑,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为纪念碑题写了碑名。2007年4月12日,胡锦涛总书记缓步走进了六盘山长征纪念馆的展厅。在描绘红军将士团结互助、生死与共的油画前,在长征途中牺牲的红军战士遗物前,总书记不时停下脚步,深情凝视。最后胡锦涛说:“‘长征精神永放光芒’提得很好,要把红色旅游资源保护好、管理好、利用好,让长征精神继续激励后人。”这些举措和动人情景,使作为长征精神重要体现和组成部分又有相对独立性的六盘山精神得到了空前的弘扬,更加深入人心。在全国上下认真践行科学发展观的今天,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六盘山区更应该弘扬六盘山精神,凝聚人心,以“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凌云壮志谱写新时代的光辉篇章。

宁夏党史教育网尾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