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党史教育网头部
今天是
>>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党史期刊 -> 党史研究参阅

胡耀邦的宁夏行

来源: 时间:2019-01-08

  1980年 8月 17日至 2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在宁夏视察工作。 

  8月 17日、 18日,胡耀邦听取了自治区领导有关宁夏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讲话。他在讲话中充分肯定了宁夏的工作,认为宁夏的工作是很有成绩的。他对在座的同志说,你们宁夏的同志应该懂得宁夏的历史,不知道历史上几百年来怎样搞农业、怎样搞畜牧业,那怎么行呢?

  在谈到宁夏是全国日照时间最多的地区之一时,胡耀邦说,我国新疆的南疆、青海的柴达木、西藏、宁夏、甘肃河西地区日照长,你们可以搞点太阳能,西藏、青海也要搞这个东西,但不要一窝蜂地干,把群众得罪了,要稳扎稳打地一步一步地来。你们解决燃料问题,搞沼气行不行?对农田基本建设投资可以少搞点,拿出点钱用来搞沼气、太阳能。计划工作的重大原则是投资少、收效快。要考虑几种方案,钱投在什么地方,搞什么东西见效快、收效大。过去搞工业总想一个钢,搞农田光想一个水,当然该想水的地方想水,该想别的就想别的。在没有作决定之前要广泛讨论,是搞这个好还是搞那个好。为什么讲脑子僵化呢?我们搞计划几十年不变,不变就是僵化。

  在谈到治理黄河的根本是植树种草时,胡耀邦说, 1956年在延安召开了一个青年植树造林大会,我们就确定了这个方针。如果我们按这个方针办,扎扎实实地搞 10年至 15年,情况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由于没有坚持这个方针, 24年了还是那个样子。不要大轰大嗡,要扎扎实实地搞 10年到 15年,一步一个脚印。

  谈到宁夏有发展林业、牧业的良好条件时,胡耀邦说,小平同志几次提出,西北地区种沙打旺,你们搞了没有?飞机播种成功不成功?在干旱沙漠上能不能成长起来?一亩要种多少种子?你们这里有没有草木樨?沙打旺好还是草木樨好?我想了解点情况,增强一些感性知识,要彻底研究清楚沙打旺根据地能不能建立起来。

  谈到发展养羊业时,胡耀邦说,一头羊一年吃多少草,一亩地可养几只羊,要算账。种苜蓿养羊,少吃粮食多吃肉,要逐步向这个方向发展。一下子不行,要确定这个方向,有一部分先向这个方面发展。特别是回族地区,先一步一步搞起来。西北要确定这个方向。西北大部分地区,包括陕北、青海、甘肃、宁夏,要大力种树种草,增加覆盖,减少风沙。还要多调查研究,从战略上考虑这个问题。搞四化建设需要些热心分子。荒滩、荒坡分给社员养羊,提倡户养,这样抗灾能力强。

  谈到宁夏农业发展规划提出本世纪末灌区粮食总产量要达到 35亿斤时,胡耀邦说,我们被 20年的高指标吓怕了,不要搞冒了。我说过光搞粮食,一万年也搞不上去。我赞成不讲大话。每个公社要搞个点,搞个三五年,帮助他们广开 门路,三年一算,五年一算。你们的优势究竟在什么地方?还要摸索。一个公社、一个县自己的优势是什么?自己门路是什么?你们的指标定得低一点我没有意见,全国 2000多个 300元以上的生产队,你们宁夏有几个?你们觉得宁夏的形势怎样?比去年怎么样?形势好首先是农业好了。你们轻纺工业有些什么?要搞多种经营,多种经营一搞起来,再有三年粮食就够吃了。

  在谈到放宽经济政策问题时,胡耀邦说,你们财政包干是怎么包的?今年国家补助 3亿,明年就是三亿三,后年就是三亿六了。财政包干以后,你们每年都检查一下收支是否合理。你们要自己调整,把工作做细,总结一下多年来盈钱盈到什么地方,投资要注意经济效果。每年中央补助你们 3亿,不少了。你们要适应这个变化,各个方面、每条战线都要重新想一想,哪些做对了,哪些做得不对?中央老讲思想僵化,为什么要讲思想僵化呢?回过头来想一想,各条战线都有个改的问题。过去自治区没有什么权力,各省市也没有什么权力,有些事说了算,有很多事说了不算,是条条说了算。现在农业、工业开始搞活了,经济、财政、商业不活。 3亿元可以办很多事情。 30年来我们浪费了多少?基本建设浪费了 2000亿元,农田基本建设比 2000亿还多。大跃进、 大炼钢铁、文化大革命,我们干了多少蠢事?再过多少年,我们的子孙不相信我们那时那么蠢。

  在谈到培养少数民族干部问题时,胡耀邦说:第一,汉族干部要认真弄通对少数民族的政策;第二,要认真培养回族干部。现在有成绩,但还不够,要认真培养一批回族干部,提到适当的领导岗位,有的要担任县的一把手,公社干部还是要当地的,自治区各部局要多配一些少数民族干部;第三,汉族干部要认认真真地尊重回族的习惯,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在招工招生上必须给回族以照顾,招工招生不照顾,民族技术干部成长不起来,你们要注意这个问题。

  当谈到我区宗教迷信活动有所抬头的情况时,胡耀邦说,文化工作、城市工作很重要。今年下半年,我们要讨论城镇工作,讨论小城镇治安工作怎么搞。一说到治安,有的同志就认为就是抓人,当然有的人是要抓的。小城镇要搞好就业,集体合作社、小组和独立劳动者、夫妻老婆店、澡堂、理发、修理、饮食行业、饭馆、茶馆、手工业都要放手干。这要和劳动局、公安局讲,这就是治安。安居乐业就是治安。我们要把治安观念改过来,有了安居乐业,就有了治安。小城镇要放手搞就业,支持他们搞就业。要把文化工作很好地搞起来,今年搞不起来明年搞,把文化馆、图书馆、 电影院搞好。要美化城市,两三年内我们要抓这个问题。你们新城老城之间的洼地可以搞成个大公园,养鱼、划船、游泳、养花。不要认为政治思想教育就是上课。要提高人们对社会主义的向往,社会主义本来就是提高人们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小城镇的同志要认识到,把城镇打扮起来,搞好就业就是治安,就是思想政治工作。

  胡耀邦还就宁夏教育、民族宗教、生产责任制和包产到户等问题谈了意见。 

  8月 19日,胡耀邦到固原地区视察工作。在听取了固原地区工作汇报后,他说,固原地区能不能多种一些树?今天在飞机上看到很大一个方圆,没有种树种草,光秃秃的,如何加快发展?那么大的方圆,几十万亩、几百万亩的大方圆,如何造林?不同的土地、不同的土壤,都要找到一套可行的办法来。种什么树合适?要研究。严重的干旱地区不行,普通的干旱地区行不行?要和科学家座谈研究一下。近几年来,科学发展快,有的地方养鱼上千斤,这在过去想也不敢想。蚯蚓也可以当饮料,更没想过。农业、林业、牧业都要讲科学,需要有现代化科学知识。搞农业,一要靠政策,二要靠科学。现在我们用科学搞牧业,基本上还没开始,有些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要集中研究,一搞经济改革,二搞科学。工作重点转移如何起步?五年、十年、二十年要搞到什么程度?小城镇建设问题,一个小城镇以多大的直径为好,使工作休息都方便?把文化娱乐生活搞好,要认真研究。

  胡耀邦询问了固原地区的基本情况后说,固原是全国有名气的地区,在全国有名嘛!你们几年可以翻个身?到什么时候全国能知道固原已经翻了身,当个翻身模范。固原是贫困落后地区——全国有两个贫困落后地区,你们的西海固和甘肃的定西地区。这不是你们的责任,我们中央有责任。你们不要焦急,三年不行五年,五年不行十年,总是要翻身的。三年小翻身,五年中翻身,十年大翻身。 1983年是毛主席诞生 90周年,又是马克思去世 100周年,还有四年,来个小翻身行吗?到 1993年来个大翻身。要找到教育干部的好口号。农业怎么个搞法?林业、牧业怎么个搞法,要搞点,一个点不行,要搞各种类型的点。 

  8月 19日下午 3时,胡耀邦来到固原县西郊明庄大队,找公社、大队书记和两个生产队长进行了座谈。他详细询问了公社、大队和生产队的基本情况,了解了畜牧业、农业的发展状况和今后的打算,广泛听取了基层干部的意见和要求。

  下午 5时 40分,胡耀邦接着听取固原地委和县委的工作 汇报。胡耀邦问,你们讲 1956年生活最好,究竟那时是什么水平?地委领导汇报后,胡耀邦归纳了五条:一、人均产粮 900斤;二、人均将近一只羊;三、人均产油 45斤;四、 15个人一头猪;五、平均一户两头牲畜。他说,要研究历史经验,我们就会少犯错误。总的说,我们是走下坡路的,近几年才开始走正路。我们一些高级干部对走下坡路的教训体会不深刻,特别是中央一些经济部门负责同志体会不深。固原地区 1956年粮食总产就近 6亿斤, 20多年来基本上没有什么增长。现在你们没有信心,我的信心还比你们高。羊只不增长,粮食就上不去。我对我国粮食生产不焦急?如果 1985年 8000亿斤达不到,也得达到七千几百亿斤。如果是 8000亿斤,人均就是 800斤。近两年,每年都增产 450多亿斤,两年共增长了 960亿斤。关键是政策落实。把责任制搞好,把多种经营搞好,宁夏川区粮食生产的潜力还大得很。

  在谈到责任制问题时,胡耀邦说,中央不作统一规定,九月份中央开个会,统一思想认识,划几个杠杠,各地自己来定。我的意见,自治区党委也不要作硬性规定,各地情况不一样。总之,要解放思想,因地制宜。前几年,干部多吃多占的多,现在少得多了。干部多吃多占这个问题,我们没有很多精力,也不可能下更多的力量去纠正。四清运动的教 训是很深刻的,打击面那么宽。搞责任制,这个问题好解决了。责任制即使出现一些问题,终要比干部多吃多占好得多。把多吃多占的机会减少到最低程度,这是爱护干部的重要一方面,办法就是搞责任制。我不主张过多地处分干部。搞责任制,不仅是为发展生产,把农业搞上去,而且是为了使干部少犯错误,堵塞漏洞,是促进安定团结的有效措施。这一点有些干部并不理解,需要有丰富的农村知识的人,才理解得了。搞责任制的方向早已定了,如何搞法,你们自己定,中央不作统一规定。我在宣传会议上讲过,包产到户不要同分田单干混为一谈。单干也不都是资本主义,有些活要伙干,有些活要单干。伙干也要有责任制。 

  8月 20日,胡耀邦离开宁夏。临行前,他接见了驻宁某部一八八团指战员,并作了重要讲话。

  (本文由自治区党委党史研究室研究一处处长胡伟东、研究一处调研员高天娥、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吴建彬、研究二处副处长侯晶晶撰写) 

宁夏党史教育网尾部